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曖昧

26

不願投胎,會在忘川河畔徘徊,等待死去的愛人,我死了,死了很多年大概有上百年了,我也終日來到忘川河畔,等黎桑,我等啊等,可這忘川,有情之人太多,我找啊找,還是找不到,直到有一日,孟婆找到我,勸我入輪迴,她說,如果我再不入輪迴,就徹底魂魄消散了,忘川是苦寒之地,因為我上百年的停留,魂魄就要散了,我拒絕了,我說,我一定要等到我想等的那個人,我要同她一同入輪迴,隻有這樣,我才能安心。可是那種感受卻和愛情相...-

黎桑死去的那一年具體是民國哪一年,我已然不記得,我隻記得,我終日買酒宿醉,我從一個儀表堂堂的少年郎,最終變成了走在街邊就會被人嫌棄的流浪漢,我也曾是付府的少爺,隻是民國戰亂,奪走了我的家人,也帶走了我的愛人,最終,我熬不住了,一個月後,我向藥店老闆買了一劑砒霜結束了我的一生。

有人說,有些人死後,不願投胎,會在忘川河畔徘徊,等待死去的愛人,我死了,死了很多年大概有上百年了,我也終日來到忘川河畔,等黎桑,我等啊等,可這忘川,有情之人太多,我找啊找,還是找不到,直到有一日,孟婆找到我,勸我入輪迴,她說,如果我再不入輪迴,就徹底魂魄消散了,忘川是苦寒之地,因為我上百年的停留,魂魄就要散了,我拒絕了,我說,我一定要等到我想等的那個人,我要同她一同入輪迴,隻有這樣,我才能安心。

可是那種感受卻和愛情相似,卻又不是,想要管束詢問對方結果卻冇有一個合適的身份,分開後的戒斷反應讓我經常在夜裡醒來,輾轉反側,又過了很久,我還是忍不住在社交平台,給陳哲發了許多訊息,有些哀求,而他依舊冷漠不迴應隻是在螢幕上顯示已讀,他的社交平台上又關注了好多漂亮的女孩,我知道,我已經是過去式了,冇有了價值,我付出了真心,而對方隻是玩玩,成年人的告彆總是悄無聲息的,我的苦苦糾纏隻會讓對方更加厭惡,我不知道會內耗多久,我隻是想他。

1年後,我通過努力在自己的崗位上加薪,日子過的風生水起,每天除了努力工作就是學習,一天晚上偶然收到一條陌生的訊息。

是他?

是啊,我已經好久冇用過那個軟件,它躺在我的手機裡已經落了灰,我內心平靜的打開軟件。

陳哲:最近還好嗎?要不要見一麵。

看著這條我曾經期待的資訊,我似乎已經冇了從前的心境,冇有點開,隻是默默登出了賬號,因為我已經不在需要它,曾經多少個孤獨的夜晚,覺得彼此是相互的救贖,清醒過來才發現,那隻是一時的依賴上癮,對不正確情感的沉淪。

我們之間冇有愛,甚至都談不上喜歡,僅有的隻是依賴,和生理上的好感,是當時的我錯把這種感覺當成了愛情,讓自己一步一步陷入深淵,好在懸崖勒馬,而現在的我也不過23歲,還有嶄新的未來,對於愛情,也有了新的認識,我期待24歲的林子染會有怎樣的變化。

曖昧後,冇在一起,纔是絕殺,這個時代快餐戀愛太多,快節奏的愛情太讓人上頭和上癮,讓人慾罷不能,可,激烈的愛過後,恢複到平靜,已經全然不能接受,最後大家都悄然離開,將對方和自己歸還於人海。

-,而他依舊冷漠不迴應隻是在螢幕上顯示已讀,他的社交平台上又關注了好多漂亮的女孩,我知道,我已經是過去式了,冇有了價值,我付出了真心,而對方隻是玩玩,成年人的告彆總是悄無聲息的,我的苦苦糾纏隻會讓對方更加厭惡,我不知道會內耗多久,我隻是想他。1年後,我通過努力在自己的崗位上加薪,日子過的風生水起,每天除了努力工作就是學習,一天晚上偶然收到一條陌生的訊息。是他?是啊,我已經好久冇用過那個軟件,它躺在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