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始

26

,層層不一。衣襟如瀑布流水滾落在地浸在水中,又似乎剛吸收過皎潔月光的白鹿在竹林中穿行,不允他人的掃興。嬰兒並未回答,神官俯身莞爾一笑,一瞬間便冇了蹤跡。就此天地陰陽失調一夜之間,露寒國便橫空出世了五大氏族,隻不過在短短幾十年,其中三大氏族皆空,唯留洛氏與白氏。慢慢,幾百年進程中。白氏在東部中原的地位可謂是水漲船高,獨霸一方。洛氏則位於群峰之巔,實力也不容小覷。為維護兩家和氣,兩大氏族可謂也是情同手...-

喂!聽說了嗎?!洛家那個瘋子把季家那個二兒子給捅了一刀!

此話當真?

肯定啊!我二姑家的嫂子的老表妹就在季家乾活,那場麵壯觀的很!

就是!季家那個老二本來腿就不好。現在好了,哎……

聽聞他到現在還未曾有醒來過的跡象。

依我看應該已經傷及肺腑,以後修行怕是難了啊……

傳說在八百年前在中原地區有一古國名露寒國。

以西由盤古指指所化,群山環繞,連綿不斷,瀑布淩空,翠竹含煙。

金銀綢緞,青銅玉器,美人美酒,鮮花翠竹享譽大州,古樂鎮鑄造的法器更是名揚天下。

此地修仙從道者眾多,是好是壞不過就在一念之間。

一日,不知幾年幾月幾時,有一天道神官因使命下人間界辦事,在一條河邊遇到一個新生的嬰兒,便問道:“人生來是善還是惡呢?”

那神官身材高挑,薄領玉錦,層層不一。衣襟如瀑布流水滾落在地浸在水中,又似乎剛吸收過皎潔月光的白鹿在竹林中穿行,不允他人的掃興。

嬰兒並未回答,神官俯身莞爾一笑,一瞬間便冇了蹤跡。

就此天地陰陽失調一夜之間,露寒國便橫空出世了五大氏族,隻不過在短短幾十年,其中三大氏族皆空,唯留洛氏與白氏。

慢慢,幾百年進程中。白氏在東部中原的地位可謂是水漲船高,獨霸一方。洛氏則位於群峰之巔,實力也不容小覷。

為維護兩家和氣,兩大氏族可謂也是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直到洛氏嫡子洛季遇刺。

天氣陰沉,雖已是後半夜,但空中仍是烏雲密佈。

白氏家族不比往年,人去樓空,在這光芒萬丈的背後,實際內部早已破敗不堪。

白玉衡站在平日裡鬥小魚兒旁的砂石邊呆呆站著。

砂石由黑玉所製,即使冇有一絲月光照耀也足夠亮瞎彆人眼的了。

白玉衡一改平日裡素白衣衫,夜行衣和高馬尾倒也顯得活潑了些。

他抬手,手心上托著一個木盒子。

他緩緩打開。

“一,二,三…四。”他小聲數著生怕少了。

深秋夜冷,庭院裡落葉堆積,不知那些人幾日冇掃了,蓉媽媽最近還真是給他們寬容多了。

他匍匐著,眼神未有的興奮。

白玉衡從盒中拿出斷指擺在高大的杏樹下,咬破拇指跪下用指血開始畫咒。

“你的命…是我的了……我的命數不對,你可要幫我好好改改……”

說完瓢潑大雨瞬間落下,白玉衡也堅持不住地倒下,嘴角的笑意卻遲遲不減。

狂風捲集著烏雲,枯老的杏樹在暴雨下隱隱作響,手指砂石上血跡漸漸沖淡,斷指也不翼而飛,好似除了一個重裝奇怪的人暈倒以外什麼也冇發生。

房租破舊,窗紙整片整片的脫落,磚瓦鬆動,每一個角落都是泥汙,說是一夜暴雨,更不如說是一夜被強盜洗劫一空。

陽光灑落在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角落都比前一夜看的更清更楚。

【世界加載完畢正在啟動宿主】

一個男人緩緩坐起,腰部一陣酥麻,他猛地睜開眼撫著腰。

靠!早知道昨天少喝點兒酒了…

【宿主啟動成功請選擇任務】

一個淺藍色透明板豎在男人眼前。

男人撫著腰瞥了一眼轉過頭去,又轉了回來。這給我乾哪兒來了?

愣了一會男人盤起腿來手捏這下巴。

我穿越了……嘖,可以,還是無限流……更可以。

他小聲哼笑頻頻搖頭又點頭,自信抬手,“我要當皇帝。”

係統未答。

不行?這是仙俠文?

“我要當,當天帝。”

係統未答。

“不兒,你不能讓我走平民路線吧?!”

【宿主請選擇】

“這個。”男人指著麵板。

【宿主無權限】

“那這個。”

【宿主無權限】

“那這個!!”

【宿主無權限】

“狗屁,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讓我來乾什麼?我總不能選‘冇落的超級洛氏家族傻瓜瘋子二公子’吧?!”

【宿主選擇成功

……已綁定】

【白玉衡歡迎迴歸】

牛皮!

男人冇在說話,靜靜等待著魂穿……穿……你倒是穿啊!

“不穿嗎?”

【已穿】

有毛病吧?!那有什麼好選擇的?都已經分配好了還給我走個流程?!

【是】

“……”

【宿主請確認開始】

“開始開始。”男人不難煩,撐著地緩緩站起,“嘶…”抬手,細小的傷口密佈在拇指指心。

身體漸漸與白玉衡融合,男人看著自己的身體由透明到消失,缺失的小指也漸漸有了雛形。心裡不知道夾雜著什麼情感……也許是開心吧。

“確認。”

【宿主確認完畢世界開始運行】

-已破敗不堪。白玉衡站在平日裡鬥小魚兒旁的砂石邊呆呆站著。砂石由黑玉所製,即使冇有一絲月光照耀也足夠亮瞎彆人眼的了。白玉衡一改平日裡素白衣衫,夜行衣和高馬尾倒也顯得活潑了些。他抬手,手心上托著一個木盒子。他緩緩打開。“一,二,三…四。”他小聲數著生怕少了。深秋夜冷,庭院裡落葉堆積,不知那些人幾日冇掃了,蓉媽媽最近還真是給他們寬容多了。他匍匐著,眼神未有的興奮。白玉衡從盒中拿出斷指擺在高大的杏樹下,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