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花敗

26

有個同樣不長眼地走來,於是兩個不長眼的東西就這般撞了個滿懷。花無傷暗道了聲晦氣,抬眼見著麵前這人的長相,剛想出口的話便卡在了喉嚨裡,再也發不出一點聲者。這人長得乾淨,還帶著點病態的斯文。這一秒花少爺覺得自己真冇出息。“在下鐘錦,字華年,方纔與人交談,衝撞了公子,還望公子海涵。”花無傷聽著他的聲音,終是從驚豔中回過神來。“你便是鐘家才子鐘華年?走個路都能撞著人,果然是名不符實,徒有虛名。”花無傷大言...-

話說這花無傷也是個奇人,這奇還得從他爹花尚書開始說起。

傳言花尚書和上官右丞是多年的好友,兩人對棋都有著癡迷的態度。

一次相約下棋時,兩人同時帶來了夫人臨產的訊息,於是兩個在朝堂上才華卓絕的大官坐在一起硬生生聊了兩個時辰的育兒之道。談到高興的地方,兩人當即準備下一局助助興。

上官右丞能當上丞相不是冇有原因的,再怎麼說也比花尚書多活了幾年,最終結果也在意料之中。

於是按二人的約定,花尚書的孩子以敗為名,而上官右丞的娃則名裡帶贏。從此便有了花二少爺花敗和上官三小姐上官盈。

也許是名字的原因,花敗比上官盈晚出生一日,偏生就成了弟弟。彆看上官盈人前端著一派大家閨秀的作風,可論嘴毒冇人能比得過她。

巧的是上官盈從小就對鐘錦心存仰慕,更巧的是花無傷剛出鐘錦的茶間便遇上了風風火火殺過來的上官盈。

咱這不可一世的花二少爺頓感大事不妙,腳底抹油,頓時轉身又折回了茶間。

但他馬上就開始後悔了,上官盈也不知道看冇看見他,隻是徑直向鐘錦的茶間走來。

叩叩,“鐘公子可在?小女上官盈請見。”

花無傷剛想開口說不見,便感受到了一道帶著藥渣子的苦味的身影在自己背後出現,花無傷心下死灰一片。

“花公子很怕她嗎?”略帶著笑意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花無傷覺得耳朵癢癢的。

“可君子於禮不可拒女兒家於門外。”

在花無傷殺人的目光中,鐘錦帶著溫和的笑打開了門,門外是花無傷的剋星。“上官姑娘請進。”

這下花無傷便覺得他是狐狸精了,陰險狡詐的狐狸精。

上官盈在鐘錦開門的那一瞬,眼睛就粘在了他身上,甚至冇有注意到旁邊還有個花敗。

“喂喂喂,好歹是個姑娘,跟個土匪一個盯著彆人看像什麼樣子。”

花無傷一臉欠收拾地嚷嚷著。注意到他也在,上官盈麵露疑惑,“你怎麼還不走?平時趕著投胎不是挺快的嗎?”

花無傷早知道自己罵不過她,很自覺得扯過鐘錦的袖子道“看不出來嗎?我在跟我的心上人兒約會。”說著還衝鐘錦眨了眨眼,好不深情。

聽著這話,鐘錦覺得自己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上官盈更是直接對花無傷翻了個白眼。

“莫要聽這愣頭兒胡言,鐘公子,可否借你茶間一談?”

上官盈懶得理會花無傷,在取得鐘錦許可後便坐在了茶桌旁,從袖袋中取出一幅字畫。

“家兄曾遇一奇景,歸來後久久不能忘懷,便題下此詩,堯是哥哥就此罷休倒他是好的,他卻在題下此詩後大病一場,病休後便像是變了個人,再不癡心玩東,而是跟隨父親學習,這例是個好變化,可怕便是怕他以後再鬨出什麼事來,特取此詩請公子賞鑒”

鐘錦朝著她頷了頷首,將上官盈帶來的畫卷徐徐展開。

片刻沉默後,鐘錦歎了口氣道“隻怕令兄非遇佳景,但遇良人。”他頓了頓,繼續道:“或是鬱鬱思之終不得,或是傾心佳人意非君。”

上官盈道過謝過鐘錦,又斜眼瞥了花無傷一眼便向鐘錦道了離,從順手扯著花無傷準備離開。

花無傷自知自今日免不了一頓精神衝擊,於是開始破罐子破摔起來。這愣頭兒竟一下甩開了上官盈扯著他衣領的手,一個生撲抱住了鐘錦的大腿。

花無傷明顯感受到那人身體一僵,但他對此絲毫冇有在意,上官盈剛想教訓這冇禮數的傢夥,就看到了鐘錦耳朵上那抹可疑的紅。她頓時眼觀鼻鼻觀心,默默退了出去。

花無傷正驚詫著這平時跟個女士匪一樣的人怎麼突然轉性了,就聽到鐘錦的聲音在他頭頂響起。

“無傷少爺還想抱到幾時?”

無傷少爺……

在無傷聽著這似曾相識的稱呼,突然想起自己在不久前也這樣叫過他。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灰,道了聲“多謝華年公子救命之恩,有機會定當償還。”

他轉準備走人,卻發現他早上為了好看掛在腰帶上的幾根佃佃的銀鏈勾在了鐘錦腰間的玉佩上。

“無傷少爺靠近我的方式倒是與眾不同。”

花無傷平時臉皮厚得不行,此時卻覺得臉有點燙了。

“誰要靠近你了,自做為情。”花天傷慌忙的解釋著,眼神止不住地四處亂瞟。

他手也冇閒著,努地解著繞在玉佩上的鏈子,卻因為緊張,越解越亂。

花少爺自小便是與眾不同的,彆人急了也許會慌忙道歉,而花少爺就不樣了,他一把扯過鐘錦的王佩,落下個“下次還你”便跑飛出去。

花無傷覺得自己活了這麼多年,頭一次這麼丟臉。他鼠竄似地衝出了應宣樓,深吸了一口氣。

“真是害人的狐狸精。”

花無傷也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抬頭朝著鐘錦茶間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下子撞進了一雙帶笑的眸子。

他覺得鐘錦定是用了什麼妖術,老能讓他心神不寧。

花無傷沿著闃京主街一路走著,想著去找個地方打發一下時間,等上官盈習琴的時候再回去。他拐了兩個彎,在路邊的攤子上買了支釵子,準備去醉仙樓找梅兒姑娘討杯酒喝,卻看到寧二公子貓著身子,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看什麼。

寧懷清正盯著遠處看得認真,突然被拍了拍肩膀,他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纔沒讓自己叫出聲來。

“阿致你在這裡乾什麼?”花無傷疑惑地問,他順著寧致剛剛看的方向望去,居然看到了上官盈。

“阿致你…”

-上官盈晚出生一日,偏生就成了弟弟。彆看上官盈人前端著一派大家閨秀的作風,可論嘴毒冇人能比得過她。巧的是上官盈從小就對鐘錦心存仰慕,更巧的是花無傷剛出鐘錦的茶間便遇上了風風火火殺過來的上官盈。咱這不可一世的花二少爺頓感大事不妙,腳底抹油,頓時轉身又折回了茶間。但他馬上就開始後悔了,上官盈也不知道看冇看見他,隻是徑直向鐘錦的茶間走來。叩叩,“鐘公子可在?小女上官盈請見。”花無傷剛想開口說不見,便感受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