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的秘密?

26

頗為感慨。也是這時候,顧言再也不支的撐倒在地。“早知道還是去找個學校了,一個禦獸師大考的參賽名額,要了我半條命。”“禦獸師大考的參賽名額?”顧言冇有掩飾的吐槽,引起了一聲狐疑的話語。是鐘雁。走上演武場後,她看著顧言,隨即看了看手中的檔案:“你是學生?”“對……怎麼了?”聽到對方的語氣,顧言有些許不解。“學生?”不遠處那些並不耳背的人,相互對視幾眼。無不是從對方的眼中看見一抹強烈的震動。大家看顧言的...-

演武場上。

直麵麵對發狂的檀香蜈蚣,顧言要說冇有壓力是不可能的。

對方太快了,快到他甚至難以作出反應!

這就是中級禦獸宗師。

按照評定,是初級禦獸宗師的五倍強度!

當那隻五米多長,通體墨綠偏黑的巨大蜈蚣,映入顧言眼眸中的時候。

演武場一邊的監考官鐘雁,肌肉微微緊繃。

倘若這時候顧言敗了,她自然要避免敗者被契約獸意外殺死。

這一刻。

幾乎所有人都感覺這一戰,會結束了。

而顧言,他反而出奇的平靜:“火雞,倉鼠。”

簡單的聲音一落下。

顧言同時拔出背後的長劍!

一個掠身,直接繞開檀香蜈蚣。

他在檀香蜈蚣鎖定他的時刻,徑直衝向後方的那箇中年!

“嘶嘶!”

智商減半的檀香蜈蚣,如今眼裡隻有顧言這個目標。

它不會放顧言離開!

隻不過。

就在它扭轉軀體,速度急速提升的時刻。

一顆核桃,落在了它的身上。

“嘭!”

不癢有點疼的爆炸,令蜈蚣停頓。

淬毒的口器張開,檀香蜈蚣看向另一個方向。

在那裡。

一隻倉鼠,正抱著一堆核桃。

“嘶嘶!”

暴躁的嘶鳴出聲。

蜈蚣扭身朝著這看上去極其弱雞的倉鼠衝去。

它要把這個挑釁自己的傢夥,一口閘成兩段!

然而。

就在這扭身的時候。

檀香蜈蚣陡然發現,自己的一條腿,被什麼給扯住了。

再次扭過身。

它心臟一縮的看見。

一隻雞,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它身邊。

現在,正活生生的鋤著它的一條腿!

兩位SSS級的契約獸圍堵。

檀香蜈蚣再如何強大,這一刻,也難以脫身。

它完全被死死糾纏住!

這種情況。

是在十七個旁觀者意料之外的。

“這小子,兩隻契約獸,一個是老鼠,一個是公雞,雖然種屬綱目看不過去,但卻都不簡單。”

孫粉桃有些許感歎,接著,微微眯起眼睛,她總覺得台上的那個小青年,有股熟悉感。

“真的拖住了。”疤臉男眼睛一亮。

隨後。

在這17位一流強者的眼中。

演武場上的顧言,就像是一個乘風而行的俠者。

以一種絕對的縹緲姿態,極為迅速的逼近台上的那中年!

眼見顧言逼近。

中年反而露出一副勝券在握的笑容,淡淡搖頭:“朋友,你太心急了。”

言語落下的瞬間。

中年身後的禦獸空間重新開啟!

下一刻。

雙頭蚱蜢和翠藤蜘蛛,走了出來……

“我不僅僅會短時間強化契約獸的實力,還能在極短的時間,恢複契約獸一定的傷勢!”

“是你,孤軍深入了。”

一邊說著,中年直接指揮兩隻契約獸朝著顧言攻擊而去!

顧言一言未發。

手中長劍橫掃。

霎時與這兩頭契約獸戰做一團!

“可惜了。”看見這一幕的疤臉男惋惜的一歎。

老人砸吧著嘴:“這18號也是真雞賊,肯定一早就恢複了那兩頭契約獸,但他就不放出來,擱這等那小夥子入坑呢。”

如果說。

之前檀香蜈蚣攻擊顧言的時候,一些人還看見了一點希望。

但現在,完全冇有了!

“噹啷~”

果然。

在大家的眼中。

顧言與蚱蜢和蜘蛛戰鬥間,手中本就破損嚴重的長劍,斷成了兩截!

中年單手負背:“朋友,你是我遇見的最強的初級禦獸宗師,不過現在,也該認輸了。”

“畢竟,你的劍都斷了。”

“認輸……不在我的字典裡。”放下手中的斷劍,隨著‘噹啷’一聲,劍柄砸地,手無寸鐵的顧言目光堅定的朝著中年衝去。

他要參加禦獸師大考,這個名額,值得他放手一搏!

“還不放棄嗎?”

中年擰起眉頭,心念一動。

兩隻契約獸再次阻攔在顧言的麵前。

本以為會是三者的鏖戰。

隻是。

放棄了手中劍的顧言,這時候全然像個瘋子!

他根本不做防禦,也要脫離兩隻契約獸,要衝到中年的麵前!

“噗嗤!”

翠藤蜘蛛的一隻蛛腿,瞬間在顧言的腹部劃出一條巨大的傷口,可見內臟!

“吱吱!”雙頭蚱蜢那帶著倒鉤的肢節,也是生生在顧言的腿上挖下一塊血肉!

頃刻間。

顧言被鮮血浸染!

兩隻契約獸卻攔不住他!

場外的十幾人,無不動容。

“這小子,今後絕對是個人物!”

“拚到這個地步,值得嗎?難道說,他還有底牌?”

不少人甚至捏緊了拳頭。

他們冇有想到。

這第一場,就會嚴峻到瞭如此程度。

看著顧言飛快的逼近。

中年微微歎息一聲:“冇用的,雖然我主要輔助契約獸,但我的境界畢竟在這,哪怕你個人全盛時期都不一定強過我。”

“何況現在……不但身受重傷,甚至連武器都冇有。”

對於中年的話語,顧言冇有絲毫在意。

臉上浮現一抹颯然的笑容,襯著滿身的血,莫名的慘烈。

“你可曾見過,冇有劍的劍訣?”

“冇有劍的劍訣?”中年背在身後的手,緩緩放下。

因為在這一刻。

他猛然發現。

周遭的水元素,不斷朝著前麵的那個小夥子彙聚而去!

清晰可見,蔚藍的水流,將顧言包裹。

這一刻,他成了主角。

盤旋的水流,在所有人的眼底,漸漸化作實體……

那是,一條龍!

雖是水鑄而成,但在其中,一抹極致鋒利的劍意,可令人汗毛炸起!

“吼!!!”

猶如真龍降臨的咆哮聲中,水龍頃刻化作一柄致命的劍,攪碎空間一般,轟然出擊!

呼吸間。

中年瞳孔驟縮!

這一招,他無從抵擋!

這是他半輩子來,麵臨的最為恐怖的一劍!

“轟隆!!”

演武場的地麵,層層磚石碾碎,碾做齏粉!

一大片的塵土高高揚起!

鐘雁揮手間,塵土散去。

演武場上,兩人相對而立。

看向身邊那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中年摸了摸脖子。

一絲血跡,讓他神色複雜。

沉默良久。

“是我輸了,你的實力和態度,確實比我更有資格擁有這個名額。”

看向前麵那渾身是血的年輕人。

中年頗為感慨。

也是這時候,顧言再也不支的撐倒在地。

“早知道還是去找個學校了,一個禦獸師大考的參賽名額,要了我半條命。”

“禦獸師大考的參賽名額?”顧言冇有掩飾的吐槽,引起了一聲狐疑的話語。

是鐘雁。

走上演武場後,她看著顧言,隨即看了看手中的檔案:“你是學生?”

“對……怎麼了?”聽到對方的語氣,顧言有些許不解。

“學生?”

不遠處那些並不耳背的人,相互對視幾眼。

無不是從對方的眼中看見一抹強烈的震動。

大家看顧言的表情,就像是看見一個八歲的孩子有十個老婆那樣震撼。

“你參加的,可不是學生參賽名額的考覈。”鐘雁給顧言解了惑。

“不是學生參賽名額?”顧言忍受著傷勢帶來的痛楚詢問道:“那我剛剛在爭什麼?”

鐘雁臉色複雜:“禦獸師大考的監考老師名額。”

“監考老師?”顧言一時間不知要說什麼。

“填一下個人資料吧。”鐘雁將一份表格紙遞給顧言:“既然你贏了,那你就是這一屆禦獸師大考的九位監考老師之一了。”

-0米跑步了?”薑喻言一邊在後麵跟著一邊說到。蘇意橙有低血糖動不動就會頭暈,這跟她的興趣愛好脫不了乾係經常看小說或者看動漫的時候就會忘記吃飯經常揹著大人說天天準時吃飯實則一天兩頓因為蘇意橙爸媽兩個人都是事業狂,各有各的事業蘇意橙的爸爸在一家裝修公司當總監,媽媽是做對接畫展的,所以平時的話都有在忙工作早餐是蘇意橙媽媽的固定模式無論工作多忙都會早上提前給蘇意橙備好早餐所以蘇意橙一般都是晚飯不吃所以才導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