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禮物3

26

的。“去啦,你出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還能再聚呢。”人是經不起攛掇的,而且出國了來回一趟比較麻煩,重逢之日遙遙無期。謝吟秋遵循自己的心意,同意去了。要出去玩肯定要化妝的,她畫了一個時下最流行的截斷眼妝,貼上假睫毛,換好衣服就準備出門了。“媽媽我出去和俏俏她們聚會,晚上可能不回來啦。”陳嘉誼看了眼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自己女兒,溫柔的笑了笑:“玩得開心哦。”謝家的司機叔叔開車載著她到了酒吧門口,下車前吳叔...-

晚上,周晴特地做了頓中餐給謝吟秋吃,是蝦仁炒飯。雖然米和她常吃的有點不一樣,但是味道還是很不錯的,謝吟秋細嚼慢嚥全部吃光了。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感覺應該挺經常做中餐吃的,廚房裡有很多中國調料和食材。謝吟秋這箇中國胃對未來的夥食放下心了。

她的房間裡有獨衛,也避免了與其他人共用浴室的尷尬。晚上洗完澡後,她就坐在床上和許俏她們打視頻。

謝吟秋舉著手機對著房間環視了一週,“給你們看我現在住的房間,很大很漂亮,還有單獨的廁所!是不是還不錯嘻嘻。”

張言章從許俏那裡知道了謝吟秋昨晚的事,對她的房間一點都不感興趣,開口就是問具體怎麼發生的。

謝吟秋像被審訊,從出包廂門到第二天被電話喊醒,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這一說,免不了受到他的責備,什麼不好好保護自己啊,太沖動啊,不讓她再喝酒之類的話。

謝吟秋倒覺得反正她不吃虧,不過這事確實出格。末了還補充了一句:“還好我現在出國了,應該和那人遇不到了,希望我們再也不見!”

九月份是S大入學的時間,謝吟秋是來讀心理學專業本科的。一開始還要跑來跑去各種辦手續,隨著時間慢慢流逝,她也逐漸適應了在加拿大的生活,因為冇什麼朋友,所以家和學校兩點一線。

這天,周晴出門之前還特地叮囑了謝吟秋,怕她在外麵亂走走丟,當真是把她當孩子養了。“吟秋,我和Jonathan晚上會晚一點回來,你放學了就直接回家,有景安在家陪你。”

“好的。”

謝吟秋今天要去學校辦SIN,學校專門為留學生開設了兩天可以辦理的時間。她得趁這個機會趕緊辦了,要不然就得去Canada

Service辦,還得跑一趟好麻煩的。

在周晴他們走了以後,謝吟秋也出門了。

現在已經九月中旬了,加拿大的楓葉也差不多都紅了,謝吟秋走在路上,腳踩著楓葉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她很喜歡踩樹葉。

看著楓葉從樹上悠哉悠哉的落下來,她想起鬼怪和他的小新娘,當初也是這樣在魁北克的楓葉林裡看著楓葉落下來吧。感覺又到了重溫鬼怪的季節了。

自從看了鬼怪,她也一直很想去魁北克看看他們拍攝的取景地,領略那裡的風景。好在她現在已經在加拿大了,也算是離那裡更近了一步。

謝吟秋暗下決定,以後有時間了一定去一次魁北克,打卡拍攝景點。

隨手拍了拍踩樹葉的視頻發到家族群和三人群後,謝吟秋就快馬加鞭的到了學校辦事。

S大的留學生不少,輪到她的時候太陽已經落山了。儘管辦理過程隻要10分鐘,但是她卻足足排隊等了三個小時。

把寫著SIN的白紙放進包裡後,謝吟秋就接到了周景安的電話。

“姐姐,what

time你回來?”周景安的中文不太好,經常中英夾雜著說,不過聽力倒是很厲害。

“我現在馬上回去,爸爸和媽媽還冇回來嘛?”

“冇有。”

“那你乖乖在家等我,餓了就先把冰箱裡的披薩拿出來微波爐加熱五分鐘。”

掛了電話後,謝吟秋就加快腳步趕回去。她也還冇吃飯,現在肚子隱隱約約開始叫了。

晚上的風很大,把地上的楓葉吹的滿地飛舞。謝吟秋裹緊了身上的風衣,腳步飛快。

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晚在外麵,白天熱鬨的街道上此刻寥寥無幾。路邊的路燈感覺也冇有特彆亮,昏暗的照在謝吟秋的身上。她莫名感到心慌。

就在她正準備加快腳步,並且馬上就到住宅區的時候,突然有股力量從後麵拉住了謝吟秋。

她下意識轉頭一看,耳邊風在咆哮,一個穿著奇怪的流浪漢正微笑的看著她並說些什麼話。看著泛黃漆黑的牙齒,謝吟秋一下子腦子一片空白,腦子裡開始拉警報,根本冇聽清他說的什麼。

她一臉驚恐,害怕得甩開了流浪漢的手,轉身快步離開。但流浪漢不依不饒的又跟了上來扯她,他直接抓住了謝吟秋的手臂,力道大到謝吟秋甩了兩下都冇甩掉,衣服也被扯變形了。

她害怕極了,流浪漢說的話被風吹走,她一句都聽不進去,她隻想離開這裡。

她急得伸出另一隻手去捶抓著她手臂的那隻手,許是她用了全部力氣,冇錘幾下,這人就吃痛鬆了手。

眼見冇了禁錮,謝吟秋馬上撒腿就跑,根本不敢回頭看。

而那個流浪漢又跟著追了兩步後就停了,站在原地一臉無奈的說:“我隻是想問你有冇有吃的。”

謝吟秋拿出八百米衝刺終點的氣勢,一路狂奔直到跑不動了,她才慢慢減速試探性的回頭看,發現身後已經冇人纔敢停下來,此時她已經一身汗了。

月下夜色昏暗,她餘驚未定,心裡滿滿後怕,異國他鄉要是出點什麼事,她真的不敢想。她正值青春年少,可不能就交待在這裡。

在離家還有幾十米的時候,她乾脆又跑起來了,一鼓作氣跑到家門口。微微喘了兩口氣,調整了呼吸後,打開了家門。

開門的那一瞬間,裡麵的溫暖往外散,外麵的寒冷往裡鑽,樹葉沙沙作響,風驟然大起,外麵的楓葉爭先恐後的往裡鑽。

謝吟秋就站在那,抬頭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高領打底衫的棕發男人。

個子很高,大概一米八六的樣子,打底衫貼身,勾勒出他修長的身形和勁瘦的腰身以及漂亮的胸肌,膚色被黑色高領襯得冷白。

她注視著他,心臟還因為剛剛的奔跑在瘋狂跳動著。

周斯然錯愕的看著突然闖入的黑色長捲髮女孩,外麵的風聲很大,楓葉源源不斷的被吹進房子。她的頭髮和衣角也被吹起,像是精靈夜晚現身。

這是他心心念念找了半個月的人,四目相對之下,他愣在原地,呢喃的說:“I

blessed

a

day

I

found

you.”

“啊?”謝吟秋冇聽清楚這人說的話,忌憚的看著眼前的人。

謝吟秋麵上不露聲色,實則心裡害怕的要死,內心os:怎麼今天有點衰啊,剛遇到個流浪漢,現在又來個小偷?一個長得帥的小偷也是小偷!等會兒!周景安呢??

謝吟秋不敢細想下去,她現在真的很害怕,渾身戰栗,本來就餘驚未定,莫名其妙又出現個陌生男人。小命要交代在這了,她都想哭了,好想回家。

而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的周斯然,收起恍惚的表情,一臉期待的看著門口的女孩。

她還記得自己嗎?

謝吟秋悄悄伸手去夠門旁邊的掃把,她記得掃把是放在這個位置的。順利摸到掃把後,謝吟秋默默攥緊了它,就等待會兒這人有什麼動作她就立馬動手。

看到眼前的男人朝自己走了一步,謝吟秋馬上準備抄起掃把和這人同歸於儘,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周景安從裡麵衝出來。

“姐姐,你回來啦,我好餓啊。”稚氣的聲音打破了劍拔弩張的氛圍。

掃把尷尬的停在了半空中。

看到周景安冇事,謝吟秋提著的那一口氣猛的鬆了下來,放下掃把招呼他,“景安快過來!”

周景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很聽話的朝謝吟秋跑了過去,隻不過還回頭看了一眼周斯然。

周景安一過來,謝吟秋就蹲下來拽著他360度轉圈看,確認他冇受到傷害後,又拾起掃把看向男人,然後把周景安往自己身後塞。

看到謝吟秋戒備的樣子,周景安才後知後覺目前的狀況,趕緊探頭出來解釋。

“姐姐,他不是壞人,他是我的哥哥Siran。”

“What?”啊?冇人告訴她,他們是一家四口啊?

周斯然找了半個月的人,本來都準備放棄了,現在人就在他眼前,他怎麼說都不能再放過。

他激動的往前走了幾步,主動開口打招呼,“你好,我是Siran,Matthew的哥哥。”

周斯然一邊說一邊觀察謝吟秋的表情,但怎麼看都覺得她對自己是陌生的、戒備的。他不清楚她是忘了,還是記起來卻當不認識。

這種猜測的想法一直縈繞在心頭,搞得他心底忐忑不安的,雖然著急,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謝吟秋看向周景安,小鬼頭對她點了點頭,她這才確認。好好好,虛驚一場,誰懂她剛剛都想過自己會是怎麼個死法了。

把掃把放了回去以後,謝吟秋看著還站在原地看著她的周斯然,尷尬的撓了撓臉,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但是大眼瞪小眼的也太尷尬了吧,謝吟秋冇辦法,隻好乾巴巴的說了一句:“我進去放東西。”說完也不看他,腳跟踩了風火輪一樣,溜進房間。

謝吟秋覺得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今晚發生的事情,又是恐怖流浪漢又是多出一個哥哥的。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危險解除後,一股巨大的無力感傳來。她剛剛是真的覺得可能會發生難以想象的事情,是她一個人無法抵抗的事情,主要是她還得保護周景安。

活到19歲,第一次如此害怕。不過好在,好在不是真的壞人。

平複好心情後,謝吟秋給她媽發了個訊息,問她知不知道周晴有兩個孩子。

陳嘉誼回得很快,她知道這事,隻說大的那個好像不經常在家住,所以有時候她也會忘記他的存在,這纔沒提前跟她說。

收起手機又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待了會兒,謝吟秋慢慢消化了今晚的事情,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正準備走出去,門口就傳來敲門聲。

打開門,周斯然站在外麵。“我煮了點東西,來吃一點吧。”

謝吟秋冇吃晚飯,再加上巨大恐懼消失後的空虛,此時也餓得不行了,就跟著走去廚房。

在這期間,謝吟秋觀察到她斜對麵的那間房間的門開了,這是她來這裡後第一次看見開了,以往都是緊閉的。

她默不作聲眼睛往裡麵看了眼,該不會是這人的房間吧?

廚房餐桌上放著三盤意麪,看起來像是番茄肉醬意麪,她最喜歡這個口味的了。

謝吟秋一動叉子,周景安就乖巧的跟著,一時間廚房隻有進食吸麵的聲音。兩個人埋頭苦吃,顧不上說話,另一個人則心不在焉。

幾分鐘過後,再次抬起頭,盤子已經光溜溜了。

周斯然一個眼神,周景安就馬上疊起三個盤子自覺去洗碗了。

謝吟秋住在這裡半個月了,她知道周景安很自立,除了不會做飯以外,什麼家務他都會做,並且也都不抗拒做。

冇了周景安,餐桌上隻剩下謝吟秋和周斯然。

因為剛纔的事,謝吟秋尷尬的不敢說話,也不敢抬頭看他,隻能低著頭默默看著自己的腳。

但眼睛亂飛的時候不經意掃過麵前男人的手腕,注意到上麵有一個紅繩,好奇的盯了幾秒。

一直在觀察謝吟秋的周斯然看到她看著自己搭在膝蓋上的手腕,知道她看見了手繩,於是假裝不經意的伸手去撥弄了一下。這是他剛剛回房間找出來戴上的,她的東西她肯定能認出來。

這一下讓謝吟秋看到了上麵有一個翡翠小花。

有點眼熟,不確定,再看看。好巧啊,這個跟她丟的那個好像啊,不會是同一個吧?

謝吟秋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如果是同一個,那就說明這人很有可能是那晚那個男人。可她記不清那人的樣貌了,而且不能有這麼巧的事吧?她承受不了這事,她搖了搖頭趕緊否定這個想法。

她認為這應該隻是同款,巧合!嗬嗬真有眼光,和姐的審美一樣。

周斯然見縫插針,“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叫Siran,中文名是周斯然,是Vivian和Jonathan的大兒子,Matthew的哥哥。”

因為周斯然的主動,謝吟秋這纔將視線上移,抬頭看向他。近距離一看才發現他的瞳孔是琥珀色的,混血味很足,長得很好看,和周景安簡直就是大小版複製粘貼。

出於禮貌,謝吟秋也作了自我介紹。在說到她在S大讀書的時候,冇想到周斯然也說他也在S大讀書,不過是在主校區,也難怪他不怎麼在家。

等了半天都冇等到謝吟秋的反應,周斯然這下是真的失望了。距那天也不過半個月過去,為何會忘記那麼快呢。周斯然百思不得其解。

這時候門口傳來聲音,周晴和Jonathan回來了。

看到自己的大兒子出現在家裡,周晴很驚訝。“你今天怎麼回來了?也冇和我們說。”

“學校冇什麼事就回來看看你們。”

周晴看到他旁邊的謝吟秋,才後知後覺她好像忘記和她說周斯然的存在了。“啊!吟秋,你們認識了吧。不好意思,阿姨忘記和你說還有一個人了。”

“嗯嗯剛剛認識了。”謝吟秋略過剛剛發生的小狀況。

周晴也冇察覺異樣,熱情的走了過來。“既然今天你們都在,那我們拍張全家福如何?”

一聽拍照,周景安就舉著濕漉漉的手馬上衝出來,興奮的叫好。

拍照而已,謝吟秋冇有理由拒絕。於是等周景安洗完盤子,五個人就搬來了餐椅。

周景安坐在周晴和Jonathan的中間,謝吟秋和周斯然站在三人的後麵,cookie則坐在周晴的腳邊。

最後照片頂格在這一刻,就好像她們是真的一家人一樣。

拍完照後周晴檢查了一下冰箱,家裡吃的消耗的差不多了,隨口說道要去超市。

謝吟秋最喜歡逛超市了,她覺得逛超市是一件很有生活氣息的事情,走走停停,就算最後什麼也冇買,對她來說也很治癒。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嘛?”謝吟秋看著周晴,輕聲詢問。

誰能抵抗一個長相精緻的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孩投來的帶點渴求的目光,周晴當然不能。

從前總是看照片,現在人到了自己身邊,每次看謝吟秋都勾起了她冇有女兒的遺憾,以及想疼愛她的心,越看越稀罕。“當然可以啦,我本來就是打算大家一起去的。”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收拾完坐上車前往超市。

-見。“你到了那邊要好好照顧自己,媽媽已經和你周晴阿姨打好招呼了,她會好好照顧你的。”周晴是她媽媽的朋友,早年其實是網友,後來現實生活中見麵了就變成很好的朋友,兩個人經常約著去周遊各國。一決定要去加拿大留學,陳嘉誼就給周晴發訊息,她不放心自己女兒一個人。周晴更是熱情的邀請謝吟秋住她家,她剛好打算做寄宿家庭。於是住處就這麼敲定了。“放心吧媽媽。”看著時間不早了,謝吟秋深深的擁抱了他們兩個,就轉身去安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