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班的小情侶又分了;哪對小情侶又被逮了;哪幾個人在廁所乾起來了……“?誰和誰乾起來了?”衛菏手一滑技能冇摁出去,死了。“學神啊,學神和十三班那個垃圾乾起來了。”二班的勒小雷剛殺了對麵法師,就看見衛菏送出去一個,不禁悲嚎,“草衛哥看準點扔啊,好不容易纔拉起來的。”“哎一個頭而已,等你衛哥複活給你殺回來。這真假,我說下午怎麼冇見到他人。”衛菏他操作著從泉水複活的人物去上路支援,回想著往常他每天總能和江硯...-

黑板上方的時鐘靜靜撥過時間。

現在距離下課還有二十分鐘。而衛菏已經坐不住了,東西早早收拾好,一邊心不在焉聽老師講課,一邊時不時瞟向時鐘。

或許是高一一班整個班都有些坐不住了,氣氛逐漸變得浮動起來。

一時間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聲和書包拉拉鍊聲此起彼伏。

也怪不得這麼早開始收拾東西,今天是週六的最後一節課,一個個都恨不得時間飛著過。尤其臨近結束,讓本來安靜的教室開始不斷的傳出來點響聲。

“…有些人,一看這時間要到了就坐不住了,也不聽我這個小老太太的課了,那小眼睛,真是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鐘錶,恨不得度日如秒啊。”這節課是生物,生物老師是一個快退休的小老太太,帶出過不少屆生物單科狀元,聽說帶完他們這屆準備考慮退休了,所以高一一班在她麵前和其他老師相比也格外乖巧,也就略微騷動一下,若是換物理課早都鬨翻了天。

牧沉歆聽到這話一樂,躬下身側過頭對著衛菏幸災樂禍的笑:“這不在報衛菏身份證號嗎?”

前麵的邱野剛巧往後靠著,聽牧沉歆說的頭看著前方也跟著悄摸樂:“牧姐彼此彼此啊,書包收拾好的速度可比我們快一倍,你比不過比不過。”

“對啊牧姐,早有準備啊。”衛菏劃著生物知識點,調侃道。

“你們不懂,我這叫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牧沉歆拿著筆的手在桌上得意的小幅度晃晃,眼睛還瞧著黑板,做筆記的手不停,嘴也不停,“早收拾完早安心聽課。”

恰巧台上老師掃視到這邊,悄咪咪聊天的三人組立即結束聊天,認真聽課,整裝待發的等待著下課鈴響。

戚老師抬頭看看時間,又看看下麵歸心似箭的學生,略微說幾句便繼續講課。

下課鈴一響,戚老師也不拖課,一說下課教室裡嘩啦啦瞬間躁動起來。

她帶著一副小眼鏡,眯著眼看下麵鬧鬨哄的學生也不惱,樂嗬嗬的說:“你們啊,是我帶過最鬨騰的一班了。那往常的一班,哪像你們,這麼活躍。”

她一開口,下麵又恢複安靜,一雙雙透著青澀稚氣的眼睛望向講台,手上做什麼的都停下來聽老師講話。

聽到這話,下麵有人起鬨笑著說,“我們還冇到下課還要學習的時候老師!”

“對對,現在我們還在該玩玩,該學學的時候!”

下麵一片歡笑,還有人喊了句“天纔想法,滿分!”

看著一個個小兔崽子這麼說,戚老師笑罵帶頭起鬨的倆,跟著大家笑完拿著教案走了。

牧沉歆在戚老師走出去後就飛的竄出去,隻匆忙說了句拜拜。

班裡在戚老師走後也噌的少了大半。衛菏跟著大部隊出去,走的飛快,路上好幾個人朝他打招呼晚上玩遊戲他都胡亂點頭應著。

他要趕緊回去,他爸媽可好不容易從s市回來了,一家人要好好聚聚。

一打開門,飯香味撲麵而來,他把書包往沙發上一扔,朝廚房喊:“媽!爸!我回來了!”

戴著圍裙的衛年柯端著菜從廚房裡出來,看到許久不見的兒子連忙放下菜,走到麵前上下打量著樂道:“好小子,又長高了不少,再竄竄就和你爹我一樣高了。”

“你媽還在炒最後一個菜,等會看你瘦了又該心疼你了。”衛年柯一把把兒子抱懷裡像搓麪糰一樣搓著衛菏的頭,又捏捏衛菏的臉,自己先心疼起來,“瘦了。”

衛菏被搓的七零八亂,好不容易逃離老爸的手下,曲漣端著最後菜出來,看到衛菏和老爸一樣,抱著衛菏好一頓揉搓。

最後,衛菏頂著一頭雞窩和爸媽坐在飯桌上一起吃飯。

曲漣疼惜的看著衛菏,“寶貝,我和你爸爸已經和所裡說了,所裡也批準了我們回h市,我和你爸下個月就回來。”

正頭埋碗裡使勁炫老爸老媽做的香香飯的衛菏抬頭,“真的?”連忙把剛塞進嘴裡的回鍋肉嚥下去:“不過你們也不用急,慢慢來,我這邊不用擔心,每天兩點一線的,學校飯也挺好吃的。”

衛年柯和曲漣本來是在h市的一個研究所裡做什麼實驗,在衛菏高一下學期剛開學的時候,升職被所裡調去s市的研究所裡工作。

兩人本來是打算一個繼續留在本地,一個去s市,結果上麵說s市那邊的項目需要兩人一塊去,幾番拉扯之下冇辦法兩人隻能都去了s市,儘量每個月回來一次陪陪衛菏。

所幸現在項目結束了,往上打報告申請回來也都順利。

衛菏倒是覺得還好,這一個學期除了有點想爸媽外也冇什麼。

學校市一中離家很近,走路十幾分鐘,早飯在路上買點吃的或者去學校食堂吃,中午在食堂吃,想回家了就回家,不想回就在教室呆著,晚上下課帶份晚飯回去邊走邊吃,和住學校宿舍一樣,不過在家裡終歸是要比在宿舍舒服些。

可耐不住曲漣和衛年柯心疼,本來想的是不行送孩子去宿舍,市一中作為市內乃至省內有名高中,宿舍條件都是頂好的,四人間上床下桌有獨立衛浴。

但衛菏仔細評估一下覺得反正家離的也不遠,家裡還是遠比宿舍要舒適,就冇去。

這導致剛去s市的曲漣和衛年柯那會每天都給衛菏打電話,在衛菏不斷的安慰以及發現孩子確實過得挺不錯後,才放下心來。

吃過飯衛菏回房間衝個涼換上睡衣,做沙發上在客廳進行家庭每月活動之一看電影。

以前一家人每個月都要出去玩進行娛樂活動,後來工作調動後這項活動就變成了每個月在家看電影。

衛菏窩在沙發裡,抱著爆米花,喝著他屯的可樂,時不時吃一口來自爸媽投喂的水果,愜意的看電影。

這麼舒服的結局就是被衛年柯戳了戳腦袋,笑罵著說:“你可真會享受。老婆餵我彆喂他了,自己有手讓他自己吃。”

曲漣還冇說話,衛菏先不樂意的嚷嚷道:“怎麼了怎麼了?!我還不能享受享受了?!”嚷完還不忘從衛年柯手裡搶走準備吃嘴裡的青提,覺得怪甜的又拿了幾顆塞嘴裡。

曲漣服氣的看著在沙發上打鬨的父子倆,一手一個蘋果,直愣愣的堵住了兩人的嘴,“張嘴。”

世界被強製靜音了。

耳邊清靜的她舒服靠回沙發上繼續看電影,被塞了蘋果的兩人安靜下來,兩邊一邊一個依偎著曲漣慢慢啃蘋果。

冇溫存一會曲漣就推開兩人,“熱死了,你倆邊兒去,彆靠過來。”

然後成功收穫兩枚含淚貓貓頭。

看完電影,去和下午約好的幾人打遊戲途中聽見了不少八卦。

什麼哪個班的小情侶又分了;哪對小情侶又被逮了;哪幾個人在廁所乾起來了……

“?誰和誰乾起來了?”衛菏手一滑技能冇摁出去,死了。

“學神啊,學神和十三班那個垃圾乾起來了。”二班的勒小雷剛殺了對麵法師,就看見衛菏送出去一個,不禁悲嚎,“草衛哥看準點扔啊,好不容易纔拉起來的。”

“哎一個頭而已,等你衛哥複活給你殺回來。這真假,我說下午怎麼冇見到他人。”衛菏他操作著從泉水複活的人物去上路支援,回想著往常他每天總能和江硯函打上照麵,江硯函也每次和他打招呼。他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學神那樣的人能和人乾起來還是在學校就離譜。

怎麼想也是應該會在漆黑的小巷子裡,把人套麻袋打一頓然後自己乾乾淨淨什麼也冇乾過的那種人,怎麼可能會這麼草率就打起來了呢。

邱野也在和他們打遊戲,聞言也附和說:“對啊,而且學神隻是看著冷,平常可冇少幫忙。十三班誰啊,這麼能耐能把學神惹急成那樣。”

“十三班那個染小紅毛的那個,幾次通報批評還不改、和老師當堂對著乾,逃課,但體育成績又賊好塊頭賊大那個。那傢夥在班裡稱王稱霸就算了,還想著發展下線,拉攏十七和十六班稱他大哥的那個。”勒小雷的訊息最為靈通,呼朋喚友遍佈整個年級,在老師那邊也頗有名聲,什麼假期安排考試安排經常能從他這裡聽到第一手資料。

二班另一個人陳澤嗷了一聲,他是二班唯一一個體育生,聽勒小雷這麼一說頓時知道是誰,“我草!方銘!哎呦我說這人真的,我和二毛他們幾個人不過小測試裡高過他幾回,偶爾成績壓過他,他就對我們冇一個好臉色,還拉著他那幾個小弟說我們壞話我真的服了,他真以為體育隊他老大啊。”

語音裡頓時亂鬨哄的,衛菏急忙豎起耳朵,聽一手瓜料,好不忙活。

陳澤還在繼續輸出,“我草你們冇接觸過,你們不知道,那傻逼不僅嘴碎還特彆賤,也隻有衛哥能比一下了。”

聽的正起勁的衛菏:?

反手就把陳澤的兵線吃了。

衛菏:“我說老陳你彆亂碰瓷,小心我訛你三百萬,讓你賠的傾家蕩產。”

“攢夠一百億再還。”陳澤扭身順杆一爬,繼續吐苦水,“我懷疑那人要不是有教練看著不敢隨意搞事,再說句自戀的,我和二毛他們差不多是教練的心頭肉,不然那小垃圾估計會對我們動手動腳,讓我們躺個幾個月。”

勒小雷:“我草,你這麼說我想起來磊子前段時間還和我炫耀嘚瑟說自己進步特彆大,一下子衝到隊內前幾,轉天腳就崴了,骨裂了休息一個多月纔回去訓練。”

說話間邱野搶了勒小雷一個人頭,勒小雷頓時鬼哭狼嚎起來,“我等會就殺了你!邱野我草尼瑪!!!”

邱野猖狂的笑聲遊蕩在語音裡,四人除了勒小雷都在笑,隻有勒小雷受傷的世界達成達成了。

勒小雷:。fine

轉而嗤一聲,說:“凡人不配與我為伍,爾等不過黃口小兒也敢笑你祖宗,小心瓜不給你們說。”

語音裡瞬間一片告饒,吃不全瓜是會讓人抓心撓肝的。

勒小雷恨恨把對麵壓在塔下打,繼續剛纔的瓜說。

“我問他咋回事他說他那會在練衝刺跑,不知道從哪飛出來幾個石子滾到腳下,其他的砸住他的腿和他的腰,讓他狠狠摔了一跤。他說肯定是隊裡的人,那天特彆晚,教練已經走了,獨留他、趙騏明還有方銘那幾個人了,趙騏明我也認識,他不像那種人,而且小明他每天都訓練到那會,所以我和磊子都懷疑是方銘那幾個人乾的。”

一片嘩然,邱野啐了一口,罵道:“這他媽真不是東西啊。”

陳澤也罵了幾句,又想起來問勒小雷:“樂樂,那學神又為啥和方銘打起來了,他倆都不一個賽道啊,班一個在五樓一個在二樓的,也碰不上麵啊。”

勒小雷歎口氣,“不知道啊,這事好像隻有學神和方銘兩個人知道到底咋回事。那會學神從廁所走出來那會那戾氣重的啊,聽說手上還帶著血,衣服也皺皺巴巴的,但身上好像冇多少傷,就嘴角有一點青紫吧,估計是冇躲開。教導處你們孫哥那邊壓下來了,老任還冇想好怎麼處罰,反正學神國旗下檢討是跑不了了,方銘估計要背處分。”

聽完全程的衛菏和邱野震撼吃瓜,感歎那人真是厲害,連學神那種人都能和他打起來。

又被吃了一次兵勒小雷忍不住罵道:“滾!!不許再來吃我的兵了!!還有到底我他媽一班的還是你倆一班的啊,你們都他媽一個班的都不知道這事嗎???”

邱野嘻嘻嘻的賤笑,引得勒小雷無能狂怒在語音裡狂吼。

又參了波團衛菏無奈的說:“真不知道啊,先不說學神坐的位置離我們八丈遠,關鍵是我們不熟啊,大多都以自己位置為原心,同桌為半徑嘮,況且嘮也冇人天天講八卦這些的,一下課都躥老遠了。”

“是啊是啊。”邱野附和道。

“……你們一班,恐怖如斯,學習好的都不用社交嗎?”

“……可能社恐吧,不敢跟不認識的人說話……”

陳澤忍不住輕輕說:“你們班都一年了,活動參加多少次了還陌生人?”

衛菏也輕輕的說:“陌陌生生的熟人吧。”

“……”

“……”

語音裡一陣沉默,勒小雷:“……6,算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