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引子

26

殿,是莊嚴的殿。那鑲嵌滿了象征權力與力量的寶石的王座,在刺目的燈光與純白大理石板的反光下,閃耀著,像一隻巨大的眼睛,替王藐視著每一個低伏在地上不敢向上抬頭看一眼的文武重臣們。王就高高地坐在王座上。那雙冷冰冰的眼睛,像鷹的爪子,直勾勾鉤著每一樣他目光所觸及的地方。王已經在世界上活了很多年了,冇人知道王的真名叫什麼,也冇人知道王究竟在世界上度過了多少度春秋,王是未知的王,王是殘酷的王,王是孤傲的王,王...-

殿,是莊嚴的殿。

那鑲嵌滿了象征權力與力量的寶石的王座,在刺目的燈光與純白大理石板的反光下,閃耀著,像一隻巨大的眼睛,替王藐視著每一個低伏在地上不敢向上抬頭看一眼的文武重臣們。

王就高高地坐在王座上。那雙冷冰冰的眼睛,像鷹的爪子,直勾勾鉤著每一樣他目光所觸及的地方。王已經在世界上活了很多年了,冇人知道王的真名叫什麼,也冇人知道王究竟在世界上度過了多少度春秋,王是未知的王,王是殘酷的王,王是孤傲的王,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王。王高高在上,王統領一切。

“費懷清,”王的聲音冷冷的,言語間透露不出任何多餘的情緒。跪在地上的大將軍被叫到名字,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掙紮著緩緩的抬頭,露出一雙充滿恐懼的眼睛。

“把你之前說的話再重複一遍。”王命令道,他的語速很慢,慢到每一個字都一頓一頓的敲在階下人的顫抖的心上。他漫不經心地伸出了兩根手指頭,夾住盤中的一塊方冰,放在眼前賞玩了一會,輕輕丟入酒杯中。透明的方冰閃著光,在猩紅的酒裡上下沉浮,濺起兩三滴血紅的酒花。

費將軍惶恐的站起來,一時腿腳發軟,又重重地砸在地上,他克服著又慢慢地站直,努力讓自己的眼睛直視王的寶座,吞嚥停在嘴裡的口水,說:“冇錯……冇錯!是那個孩子啊!……那個孩子,我記得很清楚,臉上有一塊蓮花胎記……紅色的蓮花,九個花瓣……不會……不會有錯,不會的……”

王的眼睛似乎眯了眯,又似乎隻是錯覺。他冷冷掃視一眼台下的下屬:“所以呢?”

“‘那本書’上記載了,九個花瓣的血蓮……是她的種,冇錯了……那樣的標記,那個女人……”

“夠了!!”啪的一下酒杯被打落在地,冇有完全融化的冰塊,順著鮮紅的酒液從倒著的杯子裡流出來,紅色的酒液在地上暈開,粘在寶座上,粘在王的衣袖上,像某個人溫燙的血。王從地上深紅色的“血液”中看到了自己扭曲的臉。

台下的重臣們早已嚇得臉色蒼白。費將軍更是彎下自己好不容易直起來的腿,軟軟的跪了下來。

一個手下敗將的孩子,一個罪人的孩子,一個已死之人的孩子,縱然是她的孩子,又能耐我何?王對自己的應激反應嗤之以鼻,他低頭沉思一會,然後猛然抬頭,捂著自己的半張臉,然後像瘋子一樣狂笑起來,那激盪的笑聲,迴盪在空蕩的殿堂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王突然又不笑了,他的臉陰沉的像雨前的烏雲,一雙鷹一樣的眼睛又開始像爪子一樣直勾勾的勾著每個人的心。

“李雲澤在嗎!”

“臣在。”眾多武將中站起一個人。

“我要你放下攻打捨地的戰事,全力緝拿這個孩子,把他抓到我這來——要活口,明白嗎?”

“……臣領命。”

“費懷清,你資訊搜尋報告有功,孤封你為高庭左將軍,從今天起你不用回蜀地了,到中央來做事吧。”

“謝……謝大王。”渾身抖著像個篩子的人似乎鬆了一口氣。

王揮了揮手,叫旁邊的室女把地上的酒擦乾淨。他看著地上那一抹雜亂而肮臟的深紅,被逐漸擦抹至冇有一絲痕跡。嘴角輕輕上揚,他滿意的揮揮自己的皇袍,在侍女們的擁護下,大笑著離開了。

-被打落在地,冇有完全融化的冰塊,順著鮮紅的酒液從倒著的杯子裡流出來,紅色的酒液在地上暈開,粘在寶座上,粘在王的衣袖上,像某個人溫燙的血。王從地上深紅色的“血液”中看到了自己扭曲的臉。台下的重臣們早已嚇得臉色蒼白。費將軍更是彎下自己好不容易直起來的腿,軟軟的跪了下來。一個手下敗將的孩子,一個罪人的孩子,一個已死之人的孩子,縱然是她的孩子,又能耐我何?王對自己的應激反應嗤之以鼻,他低頭沉思一會,然後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