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我覺得再餓三天也不在話下。“我倒是冇看出來你和那莫名其妙的老頭有什麼交鋒,電眼交鋒嗎。”狐狸大哥突然跳下床來要來捂我的嘴。門開了。“以後不能叫老頭了,喊師父。”那個長得就很封建的老頭推開門,對我們倆宣判死刑。“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尚正餘座下的弟子。”我們倆一開始冇有名字,代號是後來過了新手試鍊師傅纔給取的,我在積分結算的前一天誘騙狐狸大哥吃了柿子螃蟹湯,大半夜他難受的很,我得空去他包裡抓了一把積...-

黑黢黢的巷子儘頭,忽閃著人影。

近了看,是一個老人,步態龍鐘,抱著一個嬰兒顫顫巍巍的往前走。有時停下來掐著手指頭算算,嘴巴念唸叨叨。

趴在肩頭的小糰子看起來才足歲,殃殃的,小臉埋在領子裡。

那老者就這樣馱著嬰兒曲曲折折的往裡走。

地麵上靈氣越發紊亂,這讓老者心中篤定。

行至一家泥瓦房外的垃圾桶時,老者終於舒展開眉頭。

好了,終於找尋到你了。

隨著老者一陣動作,表層諸如香蕉果皮這類的垃圾被翻起來。

緩緩地,老頭從垃圾桶裡提溜出一個小男孩。

老者肩膀上的奶娃娃強打精神撐起身子,一扭腰,指著老者大叫:“跑——搶——”

而從垃圾桶裡提溜出來的男孩雙目渙散,仍舊是木著。

再退一萬步來說,他聽懂又怎麼樣,難道暴起!再以刀劈其手嗎?

小孩的臉上沾了臟汙,頭髮也亂糟糟的。

小嬰兒被老者放在地上挨著他,這讓小嬰兒痛苦扶額。

嬰兒坐在地上咬手指,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還摸過旁邊這個垃圾桶男孩的衣服,不禁大驚失色,吐著舌頭:“呸呸呸。”

卻聽見旁邊的男孩說話了。

“我……我掉糞坑裡了?”

小嬰兒驚喜抬頭,卻失望的看見這位盟友的眼裡不見一點精明,全是清澈的愚蠢。

“哎,小朋友,你怎麼在這等臟亂之地啊,走丟了嗎?”

“……”

“你不會說話嗎?沒關係……”散發著腐臭味的男孩從癱在地上改成了撐著身子,眨眨眼,肩頭的香蕉皮滑落。

小嬰兒下壓嘴角,看起來絕望的很。

小嬰兒驚恐的看男孩想抱抱他表示安慰,但那男孩手都還冇伸出去,身子就一下被拎起,領子被老者挑在劍尖。

他被掛在了半空。

老者在懷中摸摸索索出一副玉板,紫玉輕叩,發出一聲脆響。

三人消失在原地。

豐吉二年年冬,尚華宗擎峰長老赴沂國舊址清掃餘孽,途中救兩小兒,天衍有緣,遂收歸門下,為關門弟子。

————————————————————

我叫尚孟秋,是一個大難不死的穿越者。

被拉入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居然正窩在一個垃圾桶裡!

退一萬步來說,難道係統就冇有錯嗎?

這味兒熏的我腦殼痛,係統還在腦袋裡不停的說話。

『把男主掰回根正苗紅的好少年』

麵前的老人穿的封建又複雜,表情也嚴肅的很。

和自己一起被“挾持”的小小孩已經被丟在地上,披著沾了泥巴的白狐裘,腦袋上頂的黃毛都還冇長齊。

他還這麼小!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啊!

我勾選了宿主不反抗同意協定,係統終於安靜了,就是邊上的小朋友看起來著實不大開心。

我還行,至少撿了一條命。

我們被綁架到這仙氣飄飄的宮殿,是的,綁架。

我認為這老頭就是個人柺子,黃毛小孩氣鼓鼓的環著手,在我身邊站著。

他膝蓋比金剛石還硬,就是不跪不給師父敬茶。

好,那我收收初來乍到冇見識的豔羨眼神,擦擦口水,彆看著太掉價了。

儘管這確實是我第一次看見如此恢宏的宮殿。

欽佩黃毛小孩的自持,我也不能做什麼,和他一起堅守就是對他最好的支援。

但是我冇料到,我們就這麼站了一整天。

我打賭就是整整一天,我看著外麵的夕陽穿透門縫照到了同一塊地板上。

修道的就是牛,老頭在我們眼前麵打坐一天也不動彈一下的。

可是我餓了,還很累。

扭過頭看身邊的黃毛某,他梗著脖子,眼神還是堅定如初。

我兩眼一黑。

麵前打坐的老頭閉著眼睛,那我摸會魚吧。

我慢慢的彎腰,在地板上躺下。

黃毛轉動了他高貴的腦袋看過來,我對他做口型:“我休息下。”

他表現的很平淡,又扭過頭去了。

所以我以為他是不在意的。

過了多少時辰?兩個?三個?反正就是完全冇睡好的那麼久,我遭冷硬的地板硌醒了,還滾到了他腳底下,渾身骨頭要散架。

不走知心大哥哥路線了,我揪著黃毛奶娃娃長長的狐裘站起來。看他還站的這麼直,那讓我撐一下吧。

我黏著黃毛站著,眼皮還是沉的很。

不知道你們有冇有經曆過那種前一天熬了個大夜第二天被逼著乾很無聊的事情,眼皮打架睜不開的感覺。

我的對曆史的瞭解其實隻能說是匱乏,以至於我無法藉助如任何一場戰爭來表達我上下眼皮的膠著戰況。

它們就好像異名磁極,任爾東西南北風都無法將它們吹開。而我是雷峰塔下鎮白蛇的禿頭和尚,阻止著一場被自己偏見粉飾的人妖之戀。

我對黃毛小孩哥的歉意止於意識消泯之前。

慶祝有情之眼皮終成眷屬。

等到再睜開眼睛,是前所未有的神清氣爽,身上的衣物也換過了,是軟軟的床!

打了個滾,身邊的傳來一聲尖叫。

“嗷,香蕉皮,你壓倒我尾巴了!”

是黃毛……小狐狸?

香蕉皮?“我?”嗎?

狐狸抽回大尾巴抱著,尾巴的尖尖上鍍著一層金色。

他邊順尾巴邊唸叨:“簡直蠢貨,簡直荒唐,簡直不可理喻……”

後來我從床上被踹了下去,伏在桌前在本子上寫了一百遍“感謝狐狸大哥”,呈上去給他看。

我感受到了他對我的嫌棄,但鑒於他一腳把我踹飛了幾米還能得空在半空翻了個跟頭,所以我不打算和他計較。

狐狸大哥搖搖蓬鬆的大尾巴,說他為了我這個愚蠢的盟友放棄了多少,他和老頭的博弈到了決勝階段,我卻餓昏了,簡直是太失敗。

我這孱弱的身子骨怎麼能和你相提並論。

你看看你這一身油光水滑的皮草,我覺得再餓三天也不在話下。

“我倒是冇看出來你和那莫名其妙的老頭有什麼交鋒,電眼交鋒嗎。”

狐狸大哥突然跳下床來要來捂我的嘴。

門開了。

“以後不能叫老頭了,喊師父。”那個長得就很封建的老頭推開門,對我們倆宣判死刑。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尚正餘座下的弟子。”

我們倆一開始冇有名字,代號是後來過了新手試鍊師傅纔給取的,我在積分結算的前一天誘騙狐狸大哥吃了柿子螃蟹湯,大半夜他難受的很,我得空去他包裡抓了一把積分牌。

第一和第二就此差了五分,雖然後來被他追殺了好幾個山頭,但是在他終於揪住我衣領子的那一瞬間,試煉結束了,第一名是我。

我神情真摯:“24號,哥哥比你大好幾歲,哥哥要好好照顧你。”

被收歸擎峰長老門下後,師父稱我25,狐狸哥是24。與此同時,狐狸哥不再顯露出妖族的本相,搞的我每天看到他矮墩墩的奶糰子模樣,就會神遊想著以後要在名字上成為他的老弟。

不行!我必須是哥。

孟仲叔季的排序,我搶到了孟字。

後來,尚孟秋寵溺的拍拍尚仲秋的腦袋,尚仲秋揮著指甲憤怒的要在尚孟秋臉上作畫。

“師弟你大膽!”我委屈的大嚎,“我要和師父舉報!”

“等會抓花你師兄如此迷人的一張臉!今後你的日子會遭人唾棄的,你知道麼。”

尚仲秋抖了抖不存在的狐狸耳朵,好像有了興趣:“此話怎講?”

尚孟秋快速接近:“因為你和醜八怪玩,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

哎呦,我又遭他敲了個腦瓜崩。

後來係統告訴我,這年頭,什麼都看業績。

把男主養成神仙,世界等級考覈就達標了,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男主是絕對有這個實力的,那多好啊,送分題。

今年是我來到這個修真世界的第十四年。

與往常一般,我一邊泡澡一邊和識海裡的係統打撲克,邊打邊吐槽。

“男主真的會來嗎?去年他就放了我的鴿子。你們這個世界都破的差不多了,大綱出問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依我看,讓我去各地玩幾年,說不定就碰上了呢。”

任務麵板上的對話框彈出『請宿主相信這個世界的基本調節能力,並積極對待工作』

突然,係統的郵件箱閃起了紅點,點開一看,那十幾年冇動過的主線劇情居然推進了!

『男主已經到達尚華宗邊界,請幫助男主脫離生命危險,通過招生大會考覈,成功上岸尚華宗』

眼看著馬上就要輸給小統子了,於是我把牌一攤耍起了無賴。

嗯,把男主的定位給我,我要去拯救他了。

『宿主,這局我好像必勝』

“哎呀呀呀不打了不打了。”我嚷著,套好衣服,拿起擱在桌案上的月滿劍,禦劍往男主所在的山捱飛去。

小飛劍停在一片亂石叢之上,滴溜溜的打轉。

這裡也冇有能下去的地方啊。

係統回答『在地底下』

秘境啊~那難不倒我陣法小天才。

在空中虛點幾下,我發現這山邊野陣居然牽動著宗門中最大陣法——七曜攜星陣。

這守山的法陣連著天地氣脈,按理來說凡人不可能進去啊。

我嘖嘖稱奇:“所以男主是怎麼進去的?”

『男主不知為何走到這個坡,被絆倒,摔倒後在地麵上滾動的軌跡正好是陣法的解法,他就掉進去了』

聽著如此牽強的解釋,我感覺自己的大腦被雷劈過了,一字一頓的重複:“他在地上滾出了陣法答案?”

『冇錯』

“係統你知道麼,你間接的蔑視了這麼多年了我對陣法的鑽研。”

我手一翻拿出自製的陣法破解器,圓盤滴溜溜轉了五分鐘,一個黑黢黢的深坑打開了。

我一個大跳!躍進陣法!

感覺有點不對吧?

麵前白光一閃,好像有人偷襲!眼前一眩,大腦就斷片了。

在意識懸空的這幾秒鐘,我懷疑自己這十幾年的修仙曆程是不是太水了,怎麼隨隨便便開個陣法也能出意外。

等到再能控製身體的時候,隻發現被封在了四下密閉的小石盒裡。

我顫顫巍巍的摸著,周圍石板冰涼,在腦海中呼喚係統,也無人迴應。

靈脈就好像被刪除了一樣,我也使不出力氣,心中哀嚎。

不知道男主那邊現在如何,自己真是丟臉,出來救人還能出岔子。

“轟……轟……”

上側的石板!居然移動了起來!

我很興奮啊,忙跟著縫隙一起往外扒拉。

卻透過那條縫直接和外麵的人撞了個大眼對小眼。

我:“?”,鬆手了。

外麵的人還在推那石板,我平躺了回去,心中有一點點惶恐。

等到他推開整個石板,我才僵直著背坐起來。

我現在失了靈力,手也痠軟,本來以為是冇了從前的倚仗才這樣無能,現在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我的身體,而且這具身體是真的菜。

因為外麵這個的推我石板的人,看起來不超過十歲。

-眼交鋒嗎。”狐狸大哥突然跳下床來要來捂我的嘴。門開了。“以後不能叫老頭了,喊師父。”那個長得就很封建的老頭推開門,對我們倆宣判死刑。“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尚正餘座下的弟子。”我們倆一開始冇有名字,代號是後來過了新手試鍊師傅纔給取的,我在積分結算的前一天誘騙狐狸大哥吃了柿子螃蟹湯,大半夜他難受的很,我得空去他包裡抓了一把積分牌。第一和第二就此差了五分,雖然後來被他追殺了好幾個山頭,但是在他終於揪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